News center

又是一年清明节

新闻来源:苏州宏鼎水务 发布日期:2016-4-2 12:41:31

  清明节又叫踏青节,在仲春与暮春之交,也就是冬至后的第108天,是中国传统节日,也是最重要的祭祀节日之一,是祭祖和扫墓的日子...

 

  一年一度春来早,又是清明扫墓时,纪念已逝亲人,清明随想 清明雨上,那绵绵的雨,蒙蒙的雨,勾起了我无限的遐想……

 

 人们常说“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,是啊,那一层薄薄的雾,那一阵绵绵的雨,确乎能引起我们的忧愁,确乎能让人倍感凄凉。   早上,乳白色的雾笼罩着大地,盖过了天空,人们都去扫墓,山路上都堵了车,而那淅淅沥沥的雨却也一整天萦绕于心,扪心自问,清明时节,有多少人能想起为我们牺牲的人?扪心自问,清明时节,有多少人尽享荣华富贵,却对祖先的墓无动于衷?又有多少人能在雾笼罩下,在雨中沉痛哀悼、流泪?小编建议盆友们可以亲自为先祖和已逝亲人拔去坟头的杂草,亲手捧上一抔土,点起一柱香,在墓前寄托哀思和感怀!许多发达地区的音乐祭扫、鲜花悼念、植树寄哀思、丝带纪念等无污染、无危害的文明祭祀方式,或许,你回不到家乡,但你可以选择网络祭奠的方式来缅怀已逝去的亲友。

 

今天,听到一个小故事:古代有个孝子叫韩伯俞。他的母亲在他犯错时,总是严厉地教导他,有时还会打他。

 

待他长大成人后,当他犯错时,母亲的教训依然如故。有一次母亲打他,他突然放声大哭。

 

母亲很惊讶,几十年来打他从未哭过。于是就问他:“为什么要哭?”伯俞回答说:“从小到大,母亲打我,我都觉得很痛。我能感受到母亲是为了教育我才这么做。但是今天母亲打我,我已经感觉不到痛了。这说明母亲的身体愈来愈虚弱,我奉养母亲的时间愈来愈短了。想到此我不禁悲从中来。”

 

这个小故事,让我感动不已。

父母在,人生即有来处;父母去,人生只剩归途。

 

推荐一篇毕淑敏先生的小短文《孝心无价》,祝天下的父母平安喜乐,儿女的孝心都有着落。

 

孝心无价

我不喜欢一个苦孩子求学的故事。家庭十分困难,父亲逝去,弟妹嗷嗷待哺,可他大学毕业后,还要坚持读研究生,母亲只有去卖血……我以为那是一个自私的孩子。

 

求学的路很漫长,一生一世的事业,何必太在意几年蹉跎?况且这时间的分分秒秒都苦涩无比,需用母亲的鲜血灌溉!一个连母亲都无法挚爱的人,还能指望他会爱谁?把自己的利益放在至高无上位置的人,怎能成为人类的大师?

 

我也不喜欢父母病重在床,断然离去的游子,无论你有多少理由。地球离了谁都照样转动,不必将个人的力量夸大到不可思议的程度。在一位老人行将就木的时候,将他对人世间最期冀的希望斩断,以绝望之心在寂寞中远行,那是对生命的大不敬。

 

我相信每个赤诚忠厚的孩子,都曾在心底向父母许下“孝”的宏愿,相信来日方长,相信水到渠成,相信自己必有功成名就衣锦还乡的那一天,可以从容尽孝。

 

可惜人们忘了,忘了时间的残酷,忘了人生的短暂,忘了世上有永远无法报答的恩情,忘了生命本身不堪一击的脆弱。

 

父母走了,带着对我们深深的挂念;父母走了,留给我们永无偿还的心情。你就永远无以言孝。

有一些事情,当我们年轻的时候,无法懂得。当我们懂得的时候已不再年轻。世上有些东西可以弥补,有些东西永无弥补……

 

赶快为你的父母尽一份孝心。也许是一处豪宅,也许是一片砖瓦。也许是大洋彼岸的一只鸿雁,也许是近在咫尺的一个口信。

 

也许是一顶纯黑的博士帽,也许是作业簿上的一个满分。

 

也许是一桌山珍海味,也许是一只野果一朵山花。

 

也许是花团锦簇的盛世华衣,也许是一双洁净的布鞋。也许是数以万计的金钱,也许只是含着体温的一枚硬币……

 

但在“孝”的天平上,它们等值。

 

地址:
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震泽镇八七公路979号
客服热线:

400-8536-558

邮箱:
krahag@vip.163.com

苏州宏鼎水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16980号